TES选手篇之Karsa:逐梦而行

TES选手篇之Karsa:逐梦而行

2020年1月17日
dazhuang

TES选手篇之Karsa:逐梦而行

采访:轻辞、二糖
文:轻辞
图:滔搏电子竞技俱乐部、官方相册
2017年末,Karsa离开闪电狼加入RNG,拉开了LPL引入LMS选手的序幕。全明星上连续抢龙被香锅追了五条街“正法”的场景犹在眼前,两年的时光已转瞬而逝,他也在自己和RNG的历史上写下了迄今最浓墨重彩的一笔。
2019年末,LMS被并入PCS,不再作为独立赛区存在,闪电狼宣布不参与2020年的《英雄联盟》赛事,而Karsa也背起行囊离开他为之奋战两年的RNG,加入了一支年轻的队伍——TES。
在TES这支队伍里,上中是年轻选手,下路是初登LPL的新人,作为年龄最大、经验最多的“大哥”,Karsa比从前要肩负起更多的责任。他嘴上说着“我平常蛮懒惰的”,实际上反而一直在给自己“找罪受” :“LMS的王牌选手”“LPL超人气战队成员”,他所处的位置令无数人艳羡,可一旦他觉得自己的成长有所停滞,就立刻跳出舒适区,去寻求新的磨炼。
而在这样的路上,他会同一些人相遇,同一些人告别,一起度过的时光无论悲喜都是珍宝,那些遗憾与遗憾过后重升的勇气,将一直陪伴着他前行。

往事追忆:“S8是印象最深刻也最享受的一年,很可惜没有一个完美结尾”
PentaQ:LMS从今年开始并入PCS,不再是一个独立赛区了。你觉得LMS对你的意义是什么呢?
Karsa:是个培养我长大的地方吧。就是没有在闪电狼那几年,也没有今天的我。我职业生涯一路走来运气都挺好的,我觉得那时候我打得也挺差的,但是被闪电狼选上了,后来也是经历了很多事情,现在解散了有点感伤。
PentaQ:现在回过头去看,你觉得你加入LPL的这个时间点是最恰当的吗?如果可以重新选的话,你会不会选择早一点或者晚一点过来?
Karsa:从结果看肯定是刚刚好,因为S8也是我整个职业生涯最精彩的一年吧,跟RNG的队友们经历了太多事情了,虽然最后没有画下一个完美的结尾,但是我觉得那一年是我印象最深刻也是最享受的一年。我们可能成绩很好,但其实在训练的时候我们也遇到了很多挫折,有很多观众们没有看到的、我们自己经历的事情,太多太多了。所有都很精彩,又辛苦又有回报那种,真的很享受那一整年,虽然很可惜,最后没有给大家一个完美的结尾。
PentaQ:你说在RNG的时光是你最享受的一年,那最后是什么让你决定离开这支队伍呢?
Karsa:说白了会跟当初离开闪电狼有点类似吧,想换个环境试试看。也不是说RNG不好,就是感觉自己一直都没有什么成长,在S赛里面一直没有取得很好的成绩,就代表自己一定有很多不足吧,想去别的地方磨炼看一看。
PentaQ:你觉得你在RNG的这两年没有明显的成长吗?
Karsa:成长肯定是有,但是还是没有达到自己对自己的要求吧,没有达到自己想要的高度。
PentaQ:所以你想要达到的高度大概是什么?
Karsa:肯定是想拿个冠军啊,但是每次都倒在前面。
PentaQ:之前的2019回顾视频里你说觉得自己在2019年里面成熟了很多,你指的主要是哪方面?
Karsa:我感觉我来到LPL整体就有很大的成长吧,因为一开始加入RNG的时候,很多队员都不熟,我之前在闪电狼的时候脾气还是蛮差的,来到RNG以后把自己的脾气磨平了,就是要从森明帮小弟开始做起(笑),一步一步来,后来脾气就变得很好。其实说成熟也没有什么成熟,游戏内是我在Heart和Xiaohu身上学到了很多,很多东西都是他们教给我的。游戏外的话,18年的时候孙大勇教练和Heart教练也是教了我很多作为职业选手需要了解的东西,他们就很像那种把我抚养长大的爸爸和妈妈(笑)。

队友印象:“队员年纪都偏小,老人可以抱一下大腿”“他们真的很乖”
PentaQ:想换环境应该也有很多选择,为什么选择了TES这支队伍?
Karsa:其实当初找我的队伍也算有一些吧,说实话我感觉自己年纪也偏大了吧,选择TES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他们队员年纪都偏小,老人可以抱一下大腿(笑)。因为TES的经理和我谈话也很有诚意,会让我真的发自内心想要选择这支队伍,然后我对knight和369印象也是挺好的。
PentaQ:来了以后实际相处起来印象还是很好吗?
Karsa:knight给我印象蛮好的,现在我还是觉得他是最棒的小孩,369……太送了(笑)。
PentaQ:一般他送的时候你会说他吗?
Karsa:我打的时候不会说他,因为他打的时候很集中,其实也不怎么说话,打完我会念他两句。(那他会学乖吗?)不会啊(笑),就渐渐知道他为什么会被称为“骰子哥”了。
PentaQ:你感觉他现在的打法风格是什么样的?
Karsa:369吗?369很凶。打法很凶,就我最近有在观察他的打法。
PentaQ:那现在找到了和他配合的方法吗?
Karsa:还是有点难。(他会一直喊你去帮他吗?)他也不太会喊我,就是自己打。这就是我们还需要去磨炼的一个地方。我以前在RNG会比较偏地图控制,然后打龙、gank会比较稳那种,就不太会像锅老师那样很凶,但是369就是突然跳上去在那里打,吓到我那种(笑)。
PentaQ:现在队伍里面上中操作很好,但是性格比较偏小孩子,下路两个人又没有LPL经验,你现在有没有当大哥的感觉?
Karsa:很多时候跟他们说话他们会比较固执(笑),我打比赛久了就会去先听别人的想法,然后跟别人讨论。有时候跟他们说,他们会比较坚持己见,但是慢慢跟他们说就说得通了。我刚打职业的时候也这样,太年轻了。
PentaQ:看到他们就想起自己刚打职业时候的样子?
Karsa:我刚打职业的时候比他们还凶一点,他们乖多了,他们真的很乖(笑)。

PentaQ:队伍里现在有主指挥吗?
Karsa:没有,基本上都是大声的就赢了(笑)。(一般是谁比较大声?)一般都是我跟辅助吧,Yuyanjia和球球指挥就会比较灵性一点。
PentaQ:你觉得白色月牙教练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Karsa:白教是一个很有趣的人,真的很有趣。刚来他就开始跟我讨论动画了(笑),兴趣相同。口味虽然不太一样,他也不算老二次元,没有我那么精通,但还是有办法聊的。跟他就有很多话聊,他平常讲话也挺有趣的。
PentaQ:经理郭皓说他跟你挺聊得来的,你觉得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Karsa:这个说不好我是不是会被扣工资(大笑)……我跟他的想法会比较一致吧,就是我加入了TES,我们就会全心全意去想怎么会让队伍更好。当初他找我谈的时候也是这样,就给我这种充满诚意的感觉,就让我发自内心觉得“啊,这个人是真的想让队伍变得更好”,然后就真的是有打动我吧。其实当初也有跟很多其他队伍聊,但皓哥表现出来的诚意,跟他做出来的实事,我觉得是最吸引我的吧。确实除了knight和369之外,皓哥是我加入TES的最大原因。
PentaQ:这次德杯队伍的成绩不是特别理想,那你觉得问题出在哪里呢?
Karsa:其实我觉得就是我们角色理解不够到位吧,我不是说白教啦,因为bp是我们选手共同讨论出来的结果,我觉得德杯角色理解好一点的队伍会赢。然后我们队伍也处在磨合期吧,说白了像我们这次德杯下路两个新人,他们其实在bp上没有给自己太多空间,在我的眼里他们太无私奉献了。他们觉得自己是小弟,要为了队伍奉献,但其实下路也是两个很重要的位置嘛,我现在慢慢在把他们从“打杂小弟”提拔为“基本员工”(笑),希望他们能够赶快融入我们。
PentaQ:你们的纪录片里也提到knight说去年有一局他本来想选佐伊,后来考虑到队伍就选了卢锡安,最后效果不是很好,经理也说想培养他那种主主人翁的意识,你们队的队员现在都是比较谦让的这种吗?
Karsa:大家每个人都在为了别人想,然后最后就都会变得很奇怪,玩得很别扭。我感觉其实像我刚去RNG的时候,德杯也打得很烂嘛(笑),印象很深刻,一上场就被爆了。那时候也是有一点没有融入队伍,因为打野是个要指挥和带领队伍的角色,但我那时候也是太谦让了,跟大家不熟。现在我觉得下路两位也是这种感觉,所以我希望他们慢慢融入我们吧。

PentaQ:觉得现在和knight磨合得怎么样?
Karsa:我跟knight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就觉得跟他玩和跟Xiaohu玩是两种感觉吧。我跟Xiaohu互相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做的事情就很有默契,我和knight现在还没有达到那个地步,但是我觉得他现在也做得很好。他的基本操作我觉得已经在很高的水平上面了。
PentaQ:新来的下路组感觉怎么样?觉得是什么样的人?
Karsa:Yuyanjia其实是跟我同年的,AD小应内心很调皮,他德杯的时候还有点放不开,现在已经有点“膨”起来了,他现在会开始和我一起调戏369。
PentaQ:他和369谁更皮一点?
Karsa:369的皮不太一样。小应的皮是真的很小孩子的,369是那种自以为很成熟的。像我们有一张图,好像是最近官方发的,里面有一张369的,然后小应每天拿着这张图给369看,说他长得像陀螺……我觉得像饭团。(小应没有这种黑历史是吧?)他还好,纯新人就没什么料。
PentaQ:369每次看都是什么反应?
Karsa:他不敢看他不敢看,他到现在还不敢看。他很在意自己的形象。就刚打职业嘛,还是很在意自己的形象的,还不太敢看之前的黑历史。
PentaQ:你是在意自己形象的类型吗?
Karsa:我刚打职业的时候蛮在意的,后来就越来越懒了,以前至少发型还是整理过,现在就是起床就很乱。
PentaQ:加入TES之后有没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
Karsa:369摄像头提前帮我官宣算吗?(所以那个人到底是你吗?)第一个真的不是我,knight摄像头拍到的那个是我们的一个后勤人员,那个人才一米六(笑)。他戴着帽子,戴着眼镜,很模糊,全部人都说像我。(你自己觉得不像吗?)只是那一张角度像,但是他后来转过来了就不像了。第二次我实际加入TES之后,又被369官宣,唉。

漫谈今后:“虽然LPL越来越强了,但我的目标还是希望摆在冠军”
PentaQ:你S10的目标是什么?
Karsa:虽然我觉得LPL越来越强了,但我的目标还是希望摆在冠军,因为我觉得能在LPL拿到好成绩的话,如果有机会去世界赛,一定也能拿到很不错的成绩。因为LPL现在基本上是第一赛区了吧,连拿两个冠军。强的队伍也是很多,RNG、FPX、iG……就太多太多队伍都是很厉害的,能够在这个赛区磨炼我觉得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吧。
PentaQ:现在这个版本你喜欢吗?
Karsa:我觉得每个版本打野都很无聊(笑)。因为角色玩到最后就还是那几个,最后你要做的事情也就是吃龙、gank。像对线的人就会有很多小细节,去拉兵线、卡波线什么的,就是有各种很细很细的东西。打野只是“野怪要出咯……耶”,现在还给你一个野怪标记,就1分钟出20秒出那个,就越来越懒了。
PentaQ:像RNG这种队伍,选手相对成熟,但因为人气很高,舆论压力会比较大,而TES进入LPL的时间不是很久,舆论方面的压力要小一些,但是选手偏年轻,你来这里就要担负起大哥的责任,对你来说这两种压力哪一种会更重一点?
Karsa:我感觉对我来说两种都差不多吧,只是不同的体验而已。因为之前在LMS赛区的时候,大家基本上只知道闪电狼和AHQ嘛(笑),虽然没有在RNG那么重,但是舆论压力也是积累在身上的,基本已经习惯这种感觉了。来到这边就是原本在以前的队伍里我(年龄)可能是中间或者是偏小的,现在突然变成一个最老的,很多事情我都要去替他们做决定,他们确实经验不足,有时候会犹豫不决。不光是游戏内,我感觉游戏外也有很多东西是这样的。
PentaQ:你享受这种感觉吗?
Karsa:不太享受,因为我平常蛮懒惰的,但是来到这边就要有担当(笑)。
PentaQ:你来到LPL以后有没有特别想家的时候?
Karsa:不会啊,因为我很享受在LPL的感觉,就是训练的紧凑程度和比赛的刺激感全部都是我满意的,我觉得在这边很开心。
PentaQ:家人有没有经常打电话过来?
Karsa:偶尔吧,他们知道我还活着就还好(笑)。
PentaQ:你们家那边有什么过年的习俗吗?
Karsa:好像还真没有,我连回去都不想回去(笑)。可能有,但是我没有特别参与过,他们也懒得管我,基本上我的人生就是手机、电脑、发呆,没了(笑)。
PentaQ:那马上也要放假了,有什么新番给大家推荐一下吗?
Karsa(打开手机播放列表):每次被问这个问题我都要打开现看一下(笑)……我都不知道这个月有什么,好久没看动画了。因为一月才刚开始,上个月没什么特别吸引我的,我基本没看。有了有了,我有看那个《我的英雄学院》,出了第四季。
PentaQ:你回家的票订好了了吗?
Karsa:还没,因为我们19号打完比赛,我还在想要不要去找史森明玩一天,可以找他玩一天再回去,反正我很无聊。(他们离虹桥很近,不像你们要坐很久的车。)我们去虹桥有点痛苦。(你们有人晕车吗?)我会有点晕车,但是我有买晕车贴,贴耳朵旁边那种,所以就还好。
PentaQ:说到史森明,江湖传言近日名为“黑虎帮”的新势力突然崛起,隐隐有威胁“森明帮”地位之势,你有为帮主献计献策、排忧解难吗?

Karsa:我来TES就是来收新的小弟,knight和369已经快被我收入囊中了,很快就会去把“黑虎帮”灭了。哦,他们俩自己还不知道,我是在潜意识里给他们“洗脑”……我现在很常请369喝星巴克(笑)。

来源:Score

作者:Pent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