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9年新秀的身上,你能看出哪些前辈的影子?

从19年新秀的身上,你能看出哪些前辈的影子?

2020年1月17日
dazhuang

从19年新秀的身上,你能看出哪些前辈的影子?

对新秀球员未来的预测从来都没有“为时过早”这一说法。虽然没有达到“三岁看老”的夸张程度,但新秀球员在打了10场比赛后,我们基本上就能预测他在新秀合同的期限里能打出什么样的表现。现在2019-20赛季的常规赛已经过半,我们也拥有了足够的数据样本去分析本届新秀的赛场表现。

说实话,这些球员的早期发挥远远达不到让人欢欣鼓舞的程度。去年12月初,John Hollinger为The Athletic撰稿时写道,这一届的新秀里,除了状元和榜眼,其他人的表现“都和人们所担心的那样糟糕”,乐透秀的情况“不容乐观”,他甚至还对几名新秀作出了“糟糕透顶”的评价。一个月后,业内人士对于这批新秀的看法——无论是对当前表现的评价,亦或本赛季的剩余比赛及今后发展的预测——都没有再出现恭维的话语。

和去年一样,我们将进行一系列的球员比对,以预测每名出色新秀球员的生涯走向。我们将使用过程统计数据(使用率、三分球占投篮比重、罚球率)和结果统计数据(用以全面衡量得分效率的真实命中率、得分、篮板和助攻)将本届的每一名新秀和千禧年后进入联盟的球员进行比较,从中找出整体数据契合度最高的几名球员。

和去年比较,我们对统计模型的生成方法做了一些调整。首先,它不再将防守数据囊括在内(去年我们设了一个抢断加盖帽的类别),因为你很难追踪球员的单防数据,特别是在个人技术统计表里(换句话说,这只是一系列进攻表现的对比)。一些幕后的技术团队成员完善了一下这个统计模型。比如,综合考虑到球员上场时间的差异和进攻节奏的变化,我们使用了每75回合的得分、篮板和助攻数据,而不是采用场均数据。

有几点需要注意:正如特雷-杨上赛季的起伏表现一样(上半场场均得到15.5分,下半场场均22.8分),球员表现的分水岭可能只是15分钟的中场休息,赛场发挥无论好坏,都可能影响到契合度的比较。而且,依照模型得出的数据契合度绝非完美的预测指标。拿新秀时期的勒布朗-詹姆斯来举个例子,在千禧年后进入联盟的球员中,和詹姆斯数据契合度最高的两名球员分别是拉塞尔-威斯布鲁克和……迈克尔-卡特-威廉姆斯。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可以把这一系列的数据对比作为预测球员未来的参考,同时它也勾勒出了球员职业生涯的蓝图。另一方面,这样的分析也能帮助人们确定一名球员是否值得关注。

接下来我们会按选秀顺位依次展开,分别列举与本届乐透秀数据契合度最高的5名球员。状元蔡恩-威廉森不在讨论范围,因为他还未出战过一场常规赛,第14顺位的罗密欧-朗福德的出场时间不到100分钟,也不进行讨论。除他们二人外,我们会逐个对乐透秀进行分析,讨论完毕后我们将快速浏览一遍其他值得注意的新秀,因为最独一无二的新秀球员根本不在乐透秀的行列(所有数据来自上周六的比赛)。

贾-莫兰特,孟菲斯灰熊

5名数据契合度最高的球员:(1)史蒂夫-弗朗西斯,(2)泰瑞克-埃文斯,(3)达伦-科里森,(4)特雷-杨,(5)布兰登-罗伊

这意味着什么:莫兰特有望成为NBA历史上第9位场均拿下17分和6次助攻的新秀球员。达成这一成就的8名球员都拥有着精英级别的超强能力:奥斯卡-罗伯特森、魔术师约翰逊、伊赛亚-托马斯、达蒙-斯塔德迈尔、阿伦-艾弗森、史蒂夫-弗朗西斯、达米安-利拉德和特雷-杨。因此,即使你只是扫一眼他的数据统计,也能感受到莫兰特身上的巨大潜力。

他出色的深度数据可见一斑,但列举出数据与之契合的球员的意思不是说莫兰特将来会成为他们——或者换个说法,莫兰特早就是一名优秀的攻击型后卫了。他的前5名契合球员中有4名是在2009-10赛季或更早进入联盟。莫兰特有点像在上个时代打球的NBA后卫,那时候拉开进攻空间的打法还没有风靡联盟。他更倾向于突破攻框,而不是在距离篮框25英尺的位置出手急停跳投。(杨是5名球员中的一个特例,但即使他的三分球占投篮比重与莫兰特有很大的差异,也不妨碍他们其他数据的高度吻合)。德维恩-韦德——莫兰特球员契合名单上的第6个名字,更是为莫兰特的复古打法提供了有力证明。

自选秀以来,莫兰特的投篮问题便一直挥之不去。在过去的10年里,相比于其他有着高使用率的新秀后卫(至少25%的使用率),莫兰特的三分命中率是最糟糕的,甚至落后于高开低走的水货乐透秀迈克尔-卡特-威廉姆斯。

过去十年高使用率的新秀后卫(第一部分)

当然,莫兰特的得分效率是同组球员中最高的,相比于那些前途光明的天才球员,未来的全明星——卢卡-东契奇、多诺万-米切尔和特雷-杨,莫兰特的进攻天赋略胜一筹。

过去十年高使用率的新秀后卫(第二部分)

火力全开的莫兰特也可以贡献不错的投篮表现(场均2.3次三分出手,命中率为39%,罚球命中率为80%)。他当然有能力提高他的外线射术,就像之前的迈克-康利和凯尔-洛瑞一样。无论如何,莫兰特都会成为带动球队进攻的组织核心,但在现代NBA中,球员的最高追求可能是成为一支强势球队里的头号得分手,而不是成为弗朗西斯或者埃文斯这样的角色——以他们的能力,不足以帮助球队成为总冠军的有力竞争者。

RJ-巴雷特,纽约尼克斯

5名数据契合度最高的球员:(1)梅塔-沃尔德皮斯(慈世平),(2)约什-杰克逊,(3)鲁迪-盖伊,(4)马尚-布鲁克斯,(5)内特-罗宾逊

这意味着什么:在本世纪拥有足够多投篮次数的120名新秀中,巴雷特的真实命中率排在第117位。他的后面分别是埃尔弗里德-佩顿、亚当-莫里森和伊曼纽尔-穆迪埃。尼克斯的凯文-诺克斯排在第112位,丹尼斯-史密斯排在第114位,如果弗朗克-尼利基纳能入围这份榜单的话,他的排名可能会跟穆迪埃不相上下。这么看来,尼克斯选秀的眼光还真是“毒辣”。

除了投篮以外,巴雷特的其他数据统计在本世纪的新秀榜单里都还算中规中矩,但正是投篮这个短板,可能会大大影响到他的生涯上限。即使是契合球员中进攻最好的盖伊,也会被扣上“效率低下”的帽子,也许他就是现代数据分析中此类球员的典型例子。这样的统计方法展现出了巴雷特最好的一面(我们前面提过,我们在生成数据模型时没有考虑到防守表现,因此慈世平的价值被削弱了不少)。至于最糟糕的情况?可能就是杰克逊那样——如果非得找出区别的话,巴雷特的处境可糟糕多了——虽然杰克逊一分钱都拿不到,还被球队下放到了发展联盟。

RJ-巴雷特和约什-杰克逊新秀赛季表现

德安德烈-亨特,亚特兰大老鹰

5名数据契合度最高的球员:(1)弗兰克-杰克逊,(2)韦恩-艾灵顿,(3)本-麦克勒莫,(4)韦斯利-约翰逊,(5)迪隆-布鲁克斯

这意味着什么:亨特在新秀赛季投了很多三分球,在其他方面他没有什么建树;尽管他的出场时间领先于同届所有球员,但他没有一项出彩的数据统计。契合球员名单很好地反映了这样的混乱局面,尽管亨特是靠着他所说的“强劲实力”被球队选中,但他在防守端的发挥也可以说是平平无奇。作为一名不起眼的侧翼球员,即使亨特同麦克勒摩和约翰逊一样,都是在前十顺位被选中的球员,他也很难摆脱现在的困境。

达里厄斯-加兰,克利夫兰骑士

5名数据契合度最高的球员:(1)吉默-弗雷戴特,(2)布兰登-奈特,(3)贾马尔-穆雷,(4)莱昂德罗-巴博萨,(5)博格丹-博格丹诺维奇

这意味着什么:上赛季时,与加兰的队友科林-塞克斯顿数据契合度最高的球员是马尚-布鲁克斯和查基-阿特金斯,这说明塞克斯顿缺少成为主控的潜力。对于加兰,我们也抱有同样的担忧,可这并不意味着他不可靠(要知道奈特、穆雷和巴博萨都获得了不同程度的正面评价),虽说加兰在传球和造罚球方面还有进步空间,我们也不能全盘否定他的进攻表现。但热火的选秀眼光实在是一言难尽:这么多年以来,球队选中了两名乐透秀控卫,但他们完全没有打出名堂的迹象。

贾勒特-卡尔弗:明尼苏达森林狼

5名数据契合度最高的球员:(1)拉苏-巴特勒,(2)斯坦利-约翰逊,(3)威尔-巴顿,(4)德马尔-约翰逊,(5)伊曼-香珀特

这意味着什么:说实话,如果把名字遮住,只看数据的话,根本就分不清亨特、卡尔弗和下面会提到的卡姆-雷迪什。让我们来试一下!

2019年乐透侧翼对比

卡尔弗的发挥值得称赞,他在侧翼的表现有所回暖,在伤兵满营的森林狼,卡尔弗打出了连续7场比赛得分上双的数据。但从全面统计来看,卡尔弗和他的契合球员都很令人失望。和亨特一样,卡尔弗没有任何出彩的数据,不过他的积极性有目共睹;但他仅有44%的罚球命中率也是格外显眼——如果情况得不到改善,而他还想继续留在首发阵容的话,能依赖的就只有自己的防守能力了。

现在公布答案:球员A是雷迪什,B是卡尔弗,C是亨特。三者遭遇的问题各不相同,但结果如出一辙。效率方面亨特略胜一筹,在具有很高参考价值的真实命中率上,他比其他二人都要高。

科比-怀特,芝加哥公牛

5名数据契合度最高的球员:(1)JR-史密斯,(2)贾马尔-穆雷,(3)丹吉洛-拉塞尔,(4)马利克-蒙克,(5)杰森-理查德森

这意味着什么:怀特有着很强的投篮欲望,在这份12人的榜单中,怀特以每75回合16.7次的投篮尝试位列榜首,同时,他的契合球员都拥有随时随地出手的能力。从怀特略显奇葩的统计数据来看,他打得有点像大学控卫。我们根据BBR网站给出的数据进行了粗略计算,由于公牛队中拥有支配球能力的球员太多,怀特在球队以控卫身份出场的时间仅占到总上场时间的8%。他的早期数据远非完美,但他的投篮特点很符合现代NBA的发展趋势,怀特很有希望成为联盟中的明日之星。

贾克森-海耶斯,新奥尔良鹈鹕

5名数据契合度最高的球员:(1)梅森-普拉姆利,(2)马克-加索尔,(3)贾勒特-阿伦,(4)米切尔-罗宾逊,(5)杰夫-威西

这意味着什么:要想找到和海耶斯数据契合的球员可不容易,同本世纪新秀对比,他的真实命中率排在第99位,罚球率排在第98位。实际上,海耶斯就是个使用率不高,效率却很高的进攻型内线,所以我们才会选出像阿伦和罗宾逊这样的球员。海耶斯未来的上限在哪里?一是取决于他的防守——海耶斯的身材和状元威廉森有得一拼;再一个就是海耶斯的攻框可能会压缩鹈鹕的进攻空间,但以他的能力,绝不会在进攻端拖球队的后腿。在此之外,除非海耶斯培养出加索尔那样的内线手感,否则他也许不能在其他方面帮助球队更进一步,但一记记势大力沉的扣篮总归是有意义的。

八村垒,华盛顿奇才

5名数据契合度最高的球员:(1)欧米-卡斯比,(2)莫里斯-皮特森,(3)鲁迪-盖伊,(4)查理-维兰纽瓦,(5)哈里森-巴恩斯

这意味着什么:就像带着一丝古怪气息的奇才队员一样,八村垒展现出的进攻潜力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无论是运用传统还是改进后的统计方法,他的防守数据都很难看。幸运的是,现在使用的这套统计模型不考虑球员的防守表现,八村垒才能以一名擅长有效得分的前锋的面貌出现在我们面前。

卡姆-雷迪什,亚特兰大老鹰

5名数据契合度最高的球员:(1)德马尔-约翰逊,(2)尼克洛兹-斯基蒂什维利,(3)本-麦克勒莫,(4)昆西-刘易斯,(5)斯坦利-约翰逊

这意味着什么:嗯,我们知道雷迪什的契合球员的表现并不理想。在去年春季The Ringer给出的选秀指南中,Kevin O’Connor在对雷迪什的评价中写道“他是个大一号的射手,因为他有着流畅的投篮技术”,同时他也指出雷迪什在将精湛的投射和实战结合时遇到了不小的困难。我们也能从雷迪什的NBA球员介绍中看出端倪:老鹰新秀雷迪什的真实命中率在本世纪的新秀球员中排在第2个百分位(即雷迪什的真实命中率仅比本世纪2%的新秀球员要高);他的两分球命中率为38%,三分命中率为26%。

他的契合球员都属于不得志的类型,他们有着不同的球场位置,来自不同的两个十年,却经历着同样的挣扎。除刘易斯外(1999年被爵士在第19顺位选中),其他4人都是首轮秀,但5人中没有一人能场均得分上双。雷迪什在进攻端的最好形态,可能就是转会后的麦克勒摩,麦克勒摩甚至花了7个赛季的时间才发现自己只是一个角色球员。(顺带提一句,O’Connor预测雷迪什的契合球员之一是“高配版的麦克勒莫”,现在看来,统计数据和球探眼光都印证了这一猜测)。

卡梅伦-约翰逊,菲尼克斯太阳

5名数据契合度最高的球员:(1)戴维斯-贝尔坦斯,(2)亚历克斯-阿夫里内斯,(3)博杨-博格丹诺维奇,(4)切迪-奥斯曼,(5)兰德里-沙梅特

这意味着什么:2019选秀大会之前,O’Connor在文章中写道,约翰逊的进攻优势在于他的投篮和及时补位的球场意识,他的劣势在于无法通过运球创造篮下的进攻机会。约翰逊是个定点射手,他肯定清楚这一点。他的5名契合球员也都是定位射手(尽管波格丹诺维奇现在已经成长为一个更为全面的得分手)。实际上,在千禧年后进入联盟的球员中,只有贝尔坦斯、阿夫里内斯、沙梅特和特伦斯-弗格森这四人的三分占投篮比重高于约翰逊。太阳用乐透签选择了比德文-布克还要年长的约翰逊这件事让人疑惑,但起码约翰逊已经找准了属于自己路,他的表现已经远胜于不少同届的乐透秀球员。

PJ-华盛顿,夏洛特黄蜂

5名数据契合度最高的球员:(1)杰伦-布朗,(2)罗季翁斯-库鲁茨,(3)欧米-卡斯比,(4)杰森-塔图姆,(5)切迪-奥斯曼

这意味着什么:华盛顿可能是本届乐透秀中发展前景最好的侧翼球员。在这份榜单的12人中,他的真实命中率排在第2位(偶尔能排到第1位),华盛顿在大前锋位置上的表现出类拔萃,但他的三分投射也没有拖后腿。他不“偏科”,而是多点开花,在生成模型用到的所有数据里,他都达到甚至超过了平均水准。问题来了,现在华盛顿的使用率是榜单中最低的18%,如果需要承担的进攻任务加重,他该如何适应?结果又会如何?他最终是会像凯尔特人的侧翼那样发光发热,还是像榜单中的其他球员一样沦为平庸?

泰勒-希罗,迈阿密热火

5名数据契合度最高的球员:(1)巴迪-希尔德,(2)贾马尔-穆雷,(3)蔡斯-巴丁格,(4)明道加斯-库兹明斯卡斯,(5)凯尔-库兹马

这意味着什么:我觉得希罗和希尔德是同一类球员。

泰勒-希罗和巴迪-希尔德的新秀赛季表现

实际上,上面没有任何一组球员能接近希罗和希尔德的数据契合程度。正如科比之于湖人,13顺位的泰勒-希罗,将成为热火的坚守者。

其他新秀

用Hollinger的话来说,今年的乐透秀“糟糕透顶”,一些拥有大好前景的新秀的顺位可能没那么靠前,这一点儿也不奇怪。下面是有关数据契合度计算的一些说明:

?最独特的新秀当属灰熊的布兰登-克拉克,他与契合球员的数据一点也对不上号。还有亨特,作为侧翼球员的他只能说表现一般,却和75名新秀有着极高的数据契合度。克拉克的高效得分称得上前无古人,他的真实命中率达到了68.5%,统计得分比所有参与数据分析的新秀高出整整5分。在统计结束后,我们甚至都不需要用契合球员作为参考去预测他的未来。

?虽然肯德里克-纳恩的数据在过去的一个月里有所下滑,但就像他的热火队友希罗一样,纳恩的出现却令人备受鼓舞。纳恩的契合球员都有着(或看起来将会度过)一段较长的职业生涯,其中的一些球员还与球队签下了顶薪合同:比如丹吉洛-拉塞尔、贾马尔-穆雷、克莱-汤普森和OJ-梅奥。

?马蒂斯-赛布尔没有贡献亮眼的进攻表现。他早已成为了NBA中的侧翼防守大闸,并且对今年的76人来说,他的存在至关重要,可赛布尔并没有太强的进攻欲望。在本世纪的新秀中,赛布尔的使用率排在第12位,每75回合得分排在第7位。他还投进了很多个外线三分,有着不错的效率,他与最契合的球员——米卡尔-布里奇斯的数据契合度已经超过了希罗和希尔德,二人得出的总体数据大致相等。为什么会这样?首先,同赛布尔的经历相似,上赛季76人选中了布里奇斯,球队随即把他交易去了太阳;其次,布里奇斯也是一个侧翼的防守大闸。因此,即使这套统计模型没有衡量球员的防守表现,它还是能将赛布尔和布里奇斯这两名3D侧翼联系在一起。

?骑士收到的并非全是坏消息:球队在第1轮第30顺位选中的小凯文-波特是他们对于侧翼力量的一个补充。他的契合球员是小迈克-邓利维、肖恩-巴蒂尔和斯蒂芬-杰克逊。

?最后,小迈克尔-波特在本赛季仍然算是新秀,因为他去年没有打过一场比赛。这位2018年的乐透秀由于出场时间的缘故,通过分析得出的结论没有太大意义——赛季至今出战的29场比赛里,他的场均上场时间只有10.6分钟——即使这样,波特的数据统计还是体现出他合理的进攻打法。他的契合球员是劳里-马尔卡宁和凯尔-库兹马,波特没有自主进攻的能力,所以我们将他视为球队第二阵容里的得分手,但当波特充当球队的第三进攻选择时,他的能力会得到最大程度的释放。